Fantasy Drama Banquet 幻戲宴

  • Info
  • Transcript
  • Related
Fantasy Drama Banquet 幻戲宴
幻戲宴
Hwanhŭiyŏn
KY00019D
Hanja
Chin-su Kim (金進洙)
Pyŏngno chip 碧蘆集
1 volume; housed in Yeungnam University Library

幻戱宴

其一

笙歌扁額是何曹。鹵簿新儀植羽旄。看取郭郞多幻器。柘黃袱裹等身高。

【自註】幻戱處樓額。必題以半天笙歌。可比官曹之軒敞。四面層樓。可坐數百人。坐處。皆有定價。隨其便否。以爲高歇。我一行。半日債銀爲五六兩。一塲數百人所用。亦可知矣。傀儡子起漢高祖平城之圍。後翻爲戱具。引歌舞者。向郭郞。髡髮善謔笑。凡戱塲。必在俳兒之首。楊大年詩。鮑老當筵笑郭郞。笑他鮑老太琅璫。若敎鮑老當筵舞。轉更琅璫舞袖長。

【詩評】竪牌建旗。肅如壁壘。郭郞袱裹。俱係殊常。

其二

腹負將軍火浣袍。握奇圖法蘊 韜。探囊大嚼烏絲盡。脫口飛鷹灑血毛。

【自註】膓負。唐門神詩。腹負將軍痴宰相。爀然相對立何如。握奇。風后握奇經。八陣四爲正。四爲奇。餘奇。爲握奇。烏絲。異聞錄。霍小玉取珠。絡縫繡囊中。出越姬烏絲欄素段三尺。以授王生。生援筆成章。

【詩評】語云。將雪見霰。將雨聞雷。一員大將。先登宴席。脫口飛鷹。已使傍人。駭心瞠目。在後。必有一段神恠。又加於此者也。

其三

玲瓏絲竹雜淸謳。颯颯商飈白日愁。捴是龜玆新樂奏。玉蟬金雁按伊州。

【自註】商玲瓏。善歌者。樂天之官餘杭。賦歌與之云。罷胡琴。掩秦瑟。玲瓏再拜歌初畢。誰道使君不能歌。聽唱黃鷄與白日。黃鷄催曉丑時鳴。白日催年酉時沒。腰間赤綬繫未穩。鏡裏朱顔看易失。玲瓏玲瓏奈老何。使君歌耳汝還歌。唐〈西域記〉。龜玆國王。與臣庶知樂者。於泰山間。聽風聽水之聲。均節成音。復翻入中國。如伊州凉州甘州。皆龜玆境也。

【詩評】如是樂作。何不酒進。

其四

㫌旗十萬度遼兵。蹴踏荒沙鐵馬聲。勝似耆卿楊柳外。曉風殘月斷膓情。

【自註】柳耆卿、蘇長公。各以塡詞名。而二家不同。當時士論。各有所主。東坡一日問一優人曰。我詞何如柳學士。優曰。學士那得比。坡驚曰。如何。優曰。公詞須用丈二將軍。銅琵琶。鉄綽板。唱相公的大江東去。柳學士詞却着十七十八女娘。唱楊柳外曉風殘月。坡爲之撫掌大笑。優人之言。便具褒彈。

【詩評】擲地有聲。

其五

一朶芙蓉綰翠鬟。鶯鶯燕燕捴無顔。石榴裙底蹴羅襪。偃月鬢邊搖寶環。

【自註】小說。所謂好漢。卽今之優童也。買得天下美色童男。敎以歌舞。聲價高貴。王公貴人。始得邀。宿一夜。纏臂之債。不啻屢百金。而若過三數年。鬂髯老蒼。則學得幻術。周遊四方。一生不得贖身。近軆詩。千金買行眷。隨意可憐兒。

【詩評】隋侯之珠。惜乎彈雀也。

其六

千金買笑笑還慳。加膝誰家盡意歡。宛轉歌聲蘇小小。縈回舞態李端端。

【自註】蘇小小。錢塘名娼也。樂天詩。蘇家小女舊知名。楊柳風前別有情。剝條盤作銀環㨾。捲葉吹爲玉笛聲。又元遺山蘇小小圖詞。槐陰庭院宜淸晝。捲簾香風逗。美人圖子阿誰留。都是宣和名筆。內家收。鶯鶯燕燕分飛後。粉淡梨花瘦。只除蘓小不風流。斜揷一枝萱草。鳳釵頭。李端端。崔涯與張祐。每留題娼肆。譽之則車馬盈門。毁之則杯盤失諎。嘗嘲李端端。一黑時。端端憂心如病。使院飮迴。遙見二子躡屐而行。於道傍。再拜戰惕曰。端端祇候三郞六郞。伏望哀之。因而重贈一絶句。又粉餙之。於是大賈居豪。競臻其戶。或戱之曰。李家娘子。纔出墨池。便登雪嶺。又雜嘲二首。二年不到宋家東。阿母深居僻巷中。含淚向人羞不語。琵琶絃斷倚屛風。又曰。日暮追來畵閣中。百年心事一宵同。寒鷄鼓翼紗窓外。已覺恩情逐曉風。

【詩評】北齊許散愁。自少不登孌童之牀。其淫風。未必創於今而女淫以人學豕。男淫豕所不爲。何粉餙之至。此宋廣平梅花賦。不類其爲人。良以此也。

其七

童顔辭鏡鬢髯蒼。枉道春光盡括囊。左右風懷渾養養。師師未遽渡湖湘。

【自註】左右風懷。方回瀛奎律髓、晏元獻類要有左風懷、右風懷二類。男爲左。女爲右。養養。二子乘舟詩。中心養養然。憂不知所定。師師。劉屛山汴京記事絶句。輦轂繁華事可傷。師師垂老過湖湘。縷衣檀板無顔色。一曲當時動帝王。

【詩評】毫端如有神助。

其八

燕山馬角可憐生。零粉殘脂恨未平。燈火江州人不見。琵琶誰與話心情。

【詩評】變幻之術。無所不至。三少鷄皮。獨不能歟。賣者買者。俱墮地獄。爾獨何罪。爾身不贖。倡家讀禮。爲發一噱。

其九

䲶鴦細帶縠紋丹。刀截分明作兩端。並入手中還續出。續痕何處更尋看。

【詩評】分兩端時。仔細看看否。安有續其斷而無其痕也。

其十

手一飜時雨一零。零零引注琉璃甁。甁首倒仍高擧尻。駭鯈無數落飜庭。

【自註】唐貞元中。楊州坊市。丐者媚兒。懷中出琉璃甁。可受半升。表裏通明。而不隔物。曰。施滿此聖甁子。則足矣。甁項如韋管。人與百錢。投之。琤然有聲。見甁間。大如粟粒。衆異之。復與千錢。亦如之。以至萬錢亦然。好事者。以驢與之。入甁。如蠅大。動行如故。俄有度支綱。至數十車。綱人駐車觀之。綱主戱曰。尒能令諸車入甁中乎。媚兒曰。可。乃微側甁口。令車悉入。歷歷如行蟻。然有頃。漸不見。媚兒卽跳身入甁。綱官大驚。以挺撲甁破。一無所有。從此失媚兒。

【詩評】洽似左元旅之在曹公座。銅盤貯水。餌釣。釣於盤中。引驢魚出。

其十一

金針數掬沒呑之。叫苦呀呀不自支。更看拄頤差少頃。針針吐出貫絲絲。

【詩評】羣技齊陳。皆有依據。而至若呑針吐針箇箇絲貫。究思不得。恨無張茂先之《博物》。郭子潢之洞眞耳。

其十二

巾掩空床三拜恭。紫駝忽出一峯峯。復誇白墮騎驢酒。笑勸傍人幾十鍾。

【自註】三拜。唐詩紀事方干。爲人質埜。每見人設三拜。曰禮數有三。因呼爲方三拜。騎驢酒。洛陽伽藍記。劉白墮。善能釀酒。京師朝貴。遠相餉饋。逾于千里。以遠至。號曰鶴觴。亦名騎驢酒。

【詩評】吳趙達善射酒食。相試有無而已。何以無中生有醉飽及於傍人耶。

其十三

發硎殺氣舞昆吾。仰刺喉間盡柄無。寸寸拔來腥血色。回身起立笑掀鬚。

【詩評】南史。荀伯玉。呑刀刮膓。飮灰洗胃。今見此詩。見過於聞也。

其十四

力士靑巾羽士衣。排風御氣望依俙。手中霹靂金剛杵。只得人間譴瘧歸。

【自註】裴琰之爲司戶。須臾斷積案數百。號霹靂手。古文綺紈之子。少而聡穎。援筆立賦。睥睨千秋。志滿氣盈。已不勝骯髒之習而食客遊士。又從而諛之。一文出。奴僕班揚。一詩成。伯仲李杜。角蛇翼虎。釀成淫毒。目無所不空。口無所不擊。岸然自謂手中金剛杵。所當無不碎者。

【詩評】昔王知訓帥宣州。入覲賜宴。伶倫戱作綠衣人。大面如鬼狀。或曰。何爲者。答曰。宣州土地神。問。何故到此。曰。王知訓入覲。和地皮捲來。因得至此座上。今無如王知訓之捲地皮者耶。如何只是譴瘧而歸。

其十五

眼光如電吼如雷。千斛葡萄不盡杯。瞥地火光驚滿座。又呼獅子舞徘徊。

【詩評】蟾蜍勝負。烏鳥雌䧺。面面頭頭看不盡。

其十六

獅猊忽吐玉麒麒。不待尼山抱送親。繡褓花綳皆猝辦。弄麞錯寫幾多人。

【自註】獅口。贊寧。宋高僧傳。惟愨受舊相房公宅請。出經函云。相公在南海。親筆受首楞嚴一部。留家供養。今筵中止有十人。每人可開題一卷。愨坐第四。舒經見富樓邦問生起義。覺其文婉其理玄。發願撰䟽。乃歸院。寫文殊菩薩像。別誦名號。計十年。厥志堅强。忽夢妙吉祥。乘狻猊。自愨之口入。由玆下筆。若大覺之被善觀談般若焉。乃將撤。于卧寐中。見由口而出。在乎華嚴宗中。文殊智也。勒成三卷。于今盛行。以文殊之智。脫口狻猊。猶爲怳惚。以狻猊而吐獜兒。尤極荒唐也。獜兒少陵徐卿二子歌。孔子釋氏親抱送。並是天上麒麟兒。錯寫麞。南部新書。李林甫賀誕子者書曰。知有弄麞之慶。傍人見之。掩口而笑。東坡賀陳章詩。甚欲去爲湯餠客。惟愁錯寫弄麞書。

【詩評】古之人有牧羊而寢者。因羊而念馬。因馬而念車。因車而念盖。遂夢曲盖鼓吹。身爲王公。夫牧羊與王公。遠矣。想之所因。猶不足恠。而今力士爲獅猊。獅猊吐獜兒。又非牧羊與王公梦想之比。想象節節叫奇也。

其十七

左手藏䦰右手空。聲聲喝采兩腮紅。意錢詭億還疑此。左手䦰還右手中。

【自註】《東皐雜錄》。孔常甫言。唐人詩有云。城頭推鼓傳花板。席上搏拳握松子。乃知酒席藏䦰爲戱。其來久矣。漢梁統傳。梁冀能意錢之戱。何承天纂文曰。詭億。一曰射意。一曰射數。卽攤錢也。

【詩評】漢武帝以枝擊檻曰。叱來叱來。先生知此篋中何物。朔曰。上林棗四十九枚。上曰。何以知之。朔曰。呼朔者。上也。以枝擊檻。兩木林也。曰朔來朔來者。棗也。叱叱者。四十九也。亦類是也。搏拳喝采寫得當日喧笑光景。

其十八

箇箇金環各散持。回回轉轉弄遅遅。向空大叫鏗肰擲。正是環環一貫時。

【詩評】散環得貫。事極神恠。而詩則如嚼蠟而無味儘乎疾步無善跡。多言有失錯。

其十九

絨絲編髮靑行躔。丁字竿頭學蟻緣。軟舞才過花十八。玉簫吹向泬寥天。

【自註】柳曾。險竿兒行。山險驚摧輈。水險能覆舟。奈何平地不肯立。走上百尺高竿頭。我不知爾是人耶復猱耶。我爲爾長嘆嗟。險竿兒。聽我語。更有險徒險於汝。重於權者失君恩。落向天涯海邊去。險徒欲往爾可思。上得不下下得上。我謂此輩險於險竿兒。云。軟舞。曲波樂。烏夜啼春鶯囀之屬。謂之軟舞。墨庄漫錄。王禹玉寄程公闢詩。‘舞急錦腰迎十八。酒酣玉醆照東西。樂府六么曲有十八。古有玉東西杯。其對甚新也。

【詩評】招賢大師詩。百尺竿頭不動人。雖肰得入未爲眞。百尺竿頭須進步。十方世界是全身。與此詩辭意。俱異。兩是雙非。

其二十

步步雙繩倒碧空。背柔還作反張弓。知應難着紅塵脚。翻却垂堂案一通。

【詩評】孫荊玉。能反腰帖地。銜得席上玉簪。傳之稀恠。况翻倒索上。如弓反張。弄簫度曲乎。且如九日落帽事。唐人多用之。東坡乃反之曰。破帽多情却戀頭。翻却垂堂。尤奇特。

其二十一

尖足刀頭不可升。刀頭何况疊相承。寄語座間休抵掌。傍觀損壽十年曾。

【詩評】尖足刀頭。何如走索。一節深於一節。有法之地。胡不厲禁。但刀頭。何况疊相承。似無疵病而有疵病。難以言傳。惟在與人商論。深究其疵而去之。等閑一字放過則不可。殆近法家。難以言恕矣。故謂之詩律。東坡云。敢將詩律闘深嚴。余亦云。律傷嚴。近寡恩。大凡立意之初。必有難易二塗。學者不能强所劣。往往舍難而趍易。文章罕工。每坐此也。作詩。自有穩當字。第思之未到耳。皎然。以詩名於唐。有僧袖詩示之。然指其玉溝詩云。此波涵聖澤。波字未穩當改。僧怫然作色而去。僧亦能詩者。皎然。度其去必復來。乃取筆作中字掌中。握之以待。僧果復來云。欲更爲中字如何。然展手示之。遂定交。要當如此乃是。

其二十二

三砂碗擲弄丸如。手碗騰騰意有餘。但看二碗替高下。一碗常疑在碧虛。

【自註】弄丸。崔豹古今註。蜣螂一名轉丸。一名弄丸。能以土包屎。轉而成丸。圓轉無斜角。莊子所謂蛣蜣之智。在于轉丸者。

【詩評】逼盡形容。干犯造化。

其二十三

常山蛇勢滚成團。白刃陰風墮雪寒。戰罷劃肰長嘯立。檢身寧有一創瘢。

【自註】劒術。譬如常山之蛇。擊其首則尾至。擊其尾則首至。首尾俱至。以避劒鋒。吳王好劒客。百姓多創瘢。

【詩評】結末可知明哲保身。

其二十四

風雨推篷酒不空。綠林激贊幾英䧺。古談每到三分國。大罵曹權與阿蒙。

【自註】風雨推篷。懷麓堂詩話。維陽周岐鳳。坐事亡命。扁舟夜泊無錫。錢曄。投之以詩。有一身爲客如張儉。四海何人是孔融。野寺鶯花春載酒。河橋風雨夜推篷之句。岐鳳得詩。大慟。江南人。至今傳之。綠林激贊。周密癸辛雜錄。龔聖予宋江三十六贊序曰。宋江事。見于街談巷語。不足采著。雖有李嵩輩傳寫。余欲傳之畫贊。以未見信書載事實。不敢輕爲。及見東都事略中侯蒙傳。云。宋江三十六人。橫行河朔。其材必有過人。余然後知江輩眞有聞於時者。於是卽三十六人。人爲一贊而箴軆具焉。所謂幻師。皆漢人。多禍家。餘生亡命罪人。雖藏身戱塲。以幻資生。亦不無岐鳳宋江輩之奇傑。故每設水滸三國等戱以自况。不可一敀之潑郞風漢也。

【詩評】酒後斜陽。合一高聲大讀。

其二十五

拍案奇評共巷謠。墨池雪嶺任渠曹。不妨聾耳强三日。免得看塲幾折腰。

【自註】墨池雪嶺。見前註。小說有拍案驚奇。聖嘆有評聲耳。五燈會元。懷海禪師謂衆曰。佛法不是小事。老僧昔被馬大師一喝。直得三日耳聾。余不解方語故云。

【詩評】好箇一塊羊肉。落在狗口裏。寧不可惜。蘄州龐安。嘗善醫而聵。與人語。在紙始能答。東坡笑曰。吾以手爲口。君以眼爲耳。想必看塲。以手談之。以眼聽之而云。免折腰俳語善謔。亦今之聖嘆也。

其二十六

東製烏紗並宕巾。西遊寶筏渡迷津。舌强猶學春眠唱。檀板紅牙度曲新。

【自註】設高麗舞。唱勸酒春眠等曲。又演西遊記書稱昇平寶筏。

【詩評】嘗見楚亭燕京雜咏。有笑問網巾有之句。正以此也。

其二十七

黼黻山龍古典刑。如何寄在戱棚庭。此遊受慢非今日。設始當年已不經。

【自註】王介甫詩。終日受伊慢。更被索錢財。李商隱詩。此聲膓斷非今日。燈炧香殘奈爾何。江南人士。慨念天下皆左袵。無復識得軒冕。舊製爲設此戱。

【詩評】李綱曰。不敢以先王之法服。爲伶人之衣。先王法服之寄在戱塲。有甚於以儒爲戱想象。擲樽俎以起也。

其二十八

革膠狼藉落筵前。賣鬼猶嫌不得錢。十二年來開眼夢。包翁無奈一仍然。

【自註】列子偃師造能倡者。與盛姬內御。技將終。倡者瞬其目而招王之侍妾。穆王大怒。欲誅偃師。偃師。立剖倡者以示王。皆傅會革木膠漆黑白丹靑之所爲。內則肝膽心肺脾腎膓胃。外則筋骨支節皮毛齒髮。皆假物也。而無不畢具者。合會復如初見。包翁。沈括筆談。包孝肅。天性峭嚴。未嘗有笑容。人謂包希仁笑比黃河淸。

右幻戱宴廿八首。

【詩評】幻戱歸之幻夢。若將禪悟而開眼。道前人所未道。楊孟載論李義山無題詩。以謂音調淸婉。雖極穠麗。皆托於臣不忘君之意。以深悟風人之指。非猶夫小夫浪子沈湎流連之比也。今觀廿八詩褒彈比興。有詩外之旨。亦不爲一時看塲而爲空文也。。